三人文库

亲子

大家眼中的坏孩子 背后没被看到的事

文档预览

大家眼中的坏孩子 背后没被看到的事

  我在这件事情中, 深刻反省自己的偏见与不周全:我们习惯用自己的经验去解释对方的行为,总想赶紧解决当下的问题, 却没有细心去追究问题的源头。

  每当那些加害者来到我面前,我总是不懂:「为什么他下得了这样的毒手?」「『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』不是从小就有的常识?」「过自己的日子就好,为什么非得要弄别人?为什么就是要跟别人过不去?硬要惹是生非呢?」

  这些基本的人性问题有时真让人不知从何教起?为什么总有人喜欢霸凌别人?喜欢这种不断进出学务处、辅导室的生活,而毫不厌倦呢?

  小华到处欺负同学已经不是新鲜事,他毫不反省,也丝毫不怕任何惩处和责骂;当然也不在乎别人是否喜欢他,如何评价他。

  没有朋友,老师反感,教官头痛,辅导无效,校方也拿他没办法,生活既没目标又没方向,唯一乐趣就是以捉弄同学为乐,面对这样一个学生,最终只能反过来劝其他学生能避则避,能防就防。

  小华的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,他虽然判给了爸爸,但爸爸几乎很少回家,对妈妈的回忆也很薄弱。小华跟着爷爷、奶奶、大伯一家过生活,大伯有三个孩子,年纪跟他相仿,虽然大伯待他如亲儿子,但他始终有寄人篱下的感觉。

  那天放学,有其他老师在学校附近的公园看到小华,他跟另一群穿着便服的孩子在一起。

  第二天,那位老师立刻跑来跟我说:「我昨天看到小华跟一群校外孩子混在一起,基於关心跟好奇,我就假装等人,边滑手机边观察,怕他们要惹什么事。」

  「谢谢你关心小华,跟他在一起的那群孩子看起来是什么感觉?」我担心问道。

  「那群孩子看起来都没有上学,气质和一般学生差距很大,他们大声嬉闹、抽烟,也骂脏话,但你们班小华在里面看来很像小罗喽,跟平常在学校『天不怕,地不怕』的样子差很大,他乖乖站在旁边都不敢笑,也不太说话。我其实不敢看太久,但我觉得你可能要留意一下小华的交友状况。」

  「好,谢谢你。我会注意的。」

  我急忙找小华来,问他这件事,也询问他的交友情况,以及「是不是有加入帮派?有没有什么需要老师帮忙的地方」?还跟他说:「如果没办法拒绝这群朋友,可以拿老师当挡箭牌。」

  小华听了只觉得好笑,他始终摆出一种「你很罗唆又大惊小怪、没见过世面」的表情,只差「关你屁事」没说出口。

  不久后的某一天,小华迟迟没到学校,正当我着急等待之际,校方却接获通知:小华在外因为涉嫌聚众滋事,被警察抓到派出所,现在正在等家长陪同做笔录、领回。

  我收到消息后,赶紧和教官一起前往警局。

  到了警局,我看到一群孩子正在嬉闹,小华却很安静坐在一角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心神不宁的样子,忍不住也跟着担心起来。

  过了不久,小华的爸爸、爷爷和大伯都匆匆赶来了。正当我想要上前打招呼,想等会儿好好跟他们谈谈小华的情况时,小华的爸爸就直接冲到小华面前,给了他重重的一巴掌。

  小华一脸震惊,还来不及反应,爸爸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,一边叫骂着:「干,没出息的孩子,生你这个孩子做什么?你就是只会找麻烦,没用的孩子,只会丢我的脸!干,干你娘!都是你那个婊子妈才会生出你这种儿子……」

  爸爸不断咒骂小华,爷爷和大伯虽然在一旁劝解着,也抵不过爸爸的怒气,那些咒骂和搥打一次比一次重,每一句话、每一拳都像是往死里打,毫不留情,也毫无感情。小华咬着牙、恶狠狠瞪着爸爸,却没有任何反击,他任凭 爸爸疯狂地发泄,直到他再也挺不住,痛到倒在地上为止。

  原本在一旁嬉闹的其他孩子都惊讶得不敢说话,警察连忙上来一起拉住爸爸,才终结了这场暴力。

  目睹这一切的我又惊吓又不舍地偷偷哭了出来,此时,爷爷已累得瘫坐一旁,剩下大伯和教官赶忙去照看小华的伤势。

  爸爸在警察的制止下虽然停止了挥拳,但嘴里依然不断咒骂着:「婊子生的儿子就是败类,不知谁的种,成天只会找麻烦,你们就把他关起来。他这种孩子就是要关才会乖,不然也是变成社会败类,成天只会花钱,找我麻烦!

  干,衰死了!生你这种『了尾啊仔』,干,干你娘……」

  警局里都是爸爸的咒骂声,小华瑟缩在大伯身旁看着爸爸,那种眼神是我第一次看到,充满了无尽的屈辱、自卑与矛盾。

  就在爸爸的咒骂声终於越来越小的时候,小华却突然站起来,对着爸爸大吼道:「干,你够了没?是谁找他来的?为什么要找他来?」

  「他是你爸爸,发生这种事,警察当然要通报他来。」大伯连忙缓颊。

  「你是我爸?你这种人也配当爸爸吗?你有多久没看到我了?你每次见到我只会骂我『为什么那么坏?』你恨妈妈也恨我,永远只会说我是『婊子生的』,说我给你带来麻烦,说我让你丢脸,还会说什么?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你如果讨厌我,为什么当初跟妈妈离婚时,还坚持要我跟着你?你跟妈妈如果都不要我,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丢去孤儿院?为什么要把我生在这个世界上,然后又讨厌我、不理我,还只会拿我当出气筒?你以为我很快乐吗?你以为我喜欢做这些事吗?你问我『为什么那么坏』的时候,为什么不问我『怎么变坏的』?我明明以前很乖的,我变坏,都是你们造成的!」

  小华声嘶力竭地哭吼着,这是我认识他以来,看过他最在乎的在乎;我看着他从恶狠狠瞪着爸爸,到极尽绝望的悲泣,我想着他才十六岁,可他已经觉得自己根本不该来到这世界,在他满不在乎的外表下其实活得很孤独,他其实已经不被爱很久很久了。

  虽然他有得到我的爱,得到大伯、爷爷、奶奶的爱,可是爸爸、妈妈的爱缺席了,甚至在爸爸嘴里他是如此不堪的存在,更不知道消失的妈妈是如何看待他的。

  这些无奈与痛楚,要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如何承受?

  那一刻,我深刻理解到:霸凌者也可能是被霸凌者,他们不是没有同理心,他们不是不懂得过安稳平静的日子,他们只是连平静的能力都失去,只是痛苦得不知如何是好而已。

  在每一个可恶背后,都有一个可悲的过去。当你停在表象,批评那些可恶的时候,就有可能也成为霸凌的加害者,继续给霸凌者贴标签,否定他的存在。

  或许,身为老师的责任,就是努力挖掘出那个伤口,帮他止血,给他敷药,带他新生。

  我也在这件事情中,深刻反省自己的偏见与不周全:我们习惯用自己的经验去解释对方的行为,总想赶紧解决当下的问题,却没有细心去追究问题的源头;当我们急着骂对方「怎么那么坏?」的同时,也要去细想对方「怎么变坏的」?

  「他不是故意那么坏的,只是因为没有得到爱与自尊而慢慢变坏;虽然我们无法代替他的爸妈,但我们给他的温暖至少可以让他止血,可以让他不再坏下去。」后来我对认识小华的师长说明他的情况并这么说。

  但愿我们都有这样的智慧,体察人心的黑暗面,并把爱和自尊还给每个孩子。

相关专题

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Copyright©Doc范文网 Docfw.com 版权所有 / 联系邮箱admin9188@qq.com